《HPM 通訊》發刊詞

台灣師大數學系  洪萬生教授

       顧名思義,【HPM台北通訊】是為公元2000年8月9-14日在台北舉行的 “HPM 2000 Taipei” 研討會而發行。所謂HPM(International Study Group on the Relations between the History and Pedagogy of Mathematics),是指隸屬於國際數學教育委員會(ICMI)的一個研究群,專門推動數學史與數學教學之關聯。簡單地說,它是數學史學對數學教育的一種應用,目的當然是利用數學史的研究成果、以及數學史與數學教育的互動,來提升數學教師的教學品質與學生的學習成效。 

       一九九六年七月下旬,我接受HPM主席John Fauvel(英國數學史家)邀請,前往葡萄牙Braga城的Minho大學參加 “HPM 96 Braga”。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參加這一類的國際學術活動,沒想到竟然促成 “HPM 2000 Taipei” 這一段因緣。事實上,從80年代初我打算改行攻讀數學史,就一直相當注意HPM的相關議題。正如大部分人的經驗吧,我年少時所參與的數學知識活動,總是欠缺著歷史人文的意義與維度。後來決定獻身數學史研究,或多或少是相信我自己遲早可以回餽到數學教育這一邊來。可惜,88年從紐約返國後,立即全心投入數學社會史的專題探討,始終不敢隨便分身。直到1996年夏天遠赴葡萄牙,才正式地與HPM接上線。 

       由於第九屆國際數學教育會議(ICME-9)2000年8月初預定在日本的立教大學召開,因此,作為ICME的衛星會議之一的HPM-9,選在鄰近國家舉行,是一個方便可行的策略。這是為什麼John Fauvel與Jan van Maanen(HPM現任主席,荷蘭數學史家)從一開始就徵詢我承辦HPM-9意願的原因之一。他們兩位當然也考慮過其他國家或地區如中國、香港及南韓,但最後還是敲定台灣。我想我們三位都是專業的數學史家,或許同行的親切感可以超越其他的因素考量吧。 

         現在,既然決定承辦,我們除了屆時在旅遊接待上,讓來訪的國際學者及教育工作者賓至如歸之外,也應該好整以暇地端上幾盤本地學術特產,教國際同行印象深刻,而提高台灣的學術能見度。基於此,本刊當然肩負著推動或促進HPM研究活動的使命。儘管如此,我們對於打算現身本刊的稿件,卻不設定所謂的『學術』門檻。撰稿者只要針對HPM或數學教育等議題,順手拈來,但求文句通順、語氣平和即可。這是專屬於數學教師的園地,大家儘可抒懷、敘事與詠物,不過,也請切記:如果有意月旦人物,則只能針對歷史上的數學家!我們無意標榜溫文儒雅,但是凡事自在,卻必須以不惹人是非為妙。 

         總之,面對本刊,態度不妨嚴肅,心情且放輕鬆。讓我們開始暖身,一起進入HPM的天地之中。